阿甘小說網 » 歷史小說 » 搶救大明朝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839章 瞎貓和死耗子的緣分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從吳橋北上,向天津而去的黃得功,向來就是個很有章法的名將。在原來南明的體系當中,他才是排名第一的大將!左家軍那么多人順江而下,最后都敗在他手里了,可見其軍事手段之高明。

  而現在,他又研究了三十年戰爭中的幾十場戰例,極大的提升了他對熱兵器部隊的運用水平,而且他的軍隊也全面提升了,基本上達到了歐洲三十年戰爭末期的水平。

  這就不容易了......拿破侖戰爭時代的法蘭西陸軍和英國陸軍是很牛逼,但是在17世紀怎么可能拿得出來?差100多年呢!不僅戰術水平達不到,武器裝備也不行啊!

  雖然有了燧發槍,有了滑膛炮,但是17世紀的燧發槍和19世紀的燧發槍還是差了許多。比如19世紀的時候線膛槍已經很普及了,即便在19世紀初,許多國家的軍隊當中都有使用線膛槍的散兵(輕步兵)存在。而在17世紀,線膛槍也有,但是絕對做不到大量裝備軍隊。至于火炮,差距就更大了,現在的野戰火炮主流還是3磅、6磅,而且重量普遍較大,內膛的處理工藝也不能和一百多年后相比。所以威力還是有點不足......

  另外,在攻堅技術上,這一百多年的差距也是很大的。在19世紀,棱堡已經不是太大的問題了。而在17世紀中葉,攻打個棱堡還是挺頭疼的。

  在大家對棱堡都沒什么辦法的情況下,要打出拿破侖戰爭時候那樣酣暢淋漓的進攻,還是很不容易的。

  所以黃得功的大軍是帶著不少鐵鍬和沙袋出發的,如果他們遇上了意料之外的強敵,就會就地構筑棱堡,進行堅守,等待援兵。

  而為了提前發現可能出現的強敵,黃得功還把自己手中的一個“黑槍營”,以排為單位撒了出去,在自己的大軍正前方張開了一張搜索幕。

  知道要使用騎兵搜索前方的可不止黃得功,他的對手拜音圖也知道這事兒,所以他也和黃得功一樣,撒出了大量的騎兵。

  不過他不舍得把前鋒營的火槍騎兵撒出去——前鋒營本來就是干這事兒的!但是他們在碣石山戰役中的表現太亮眼,所以就晉升為了主力。而且拜音圖手下還有多達一萬的蒙古鐵騎,是蒙古昭烏達盟的騎兵(以科爾沁六旗的騎兵為主),由科爾沁親王吳克善的兒子固倫額駙弼爾塔哈爾統領。

  科爾沁六旗在“大清蒙古”當中是非常特殊的存在,和大清的皇家非常親近,在清初的時候說是“后族”也不足奇。

  所謂蒙滿一家,就是這個科爾沁六旗和滿人是一家,噶爾丹他家的準格爾部和滿洲人可不是一家子......

  固倫額駙弼爾塔哈爾的兩個姑姑(布木布泰、海蘭珠)還有一個姑奶奶(哲哲)都嫁給了皇太極,而他自己又娶了自己的表妹,也就是布木布泰的女兒固倫雍穆公主,和愛新覺羅家是親上加親了!

  因為關系太親,所以滿洲人對科爾沁蒙古的戒心也是最輕微的,不怎么控制他們的武器裝備,而且打仗的時候經常帶他們一把。

  久而久之,科爾沁六旗的騎兵不僅裝備上去了,而且也磨練出了戰斗力,成了漠南、漠北蒙古人中的強者。

  而為了吳克善支持自己的好女婿順治(因為日夜思念好阿瑪多爾袞,順治皇帝對孟古青也是越來越喜歡,所以就成了吳克善的好女婿了),這回也下了血本,從自己控制的昭烏達盟調集了足足15000名騎兵,其中來自科爾沁六旗的騎兵就多達10000人!而這一萬人中的五千,被順治留在了天津充當宿衛——這得多信任吳克善啊!余下的五千再加上來自昭烏達盟其余幾個旗的五千人,都交給弼爾塔哈爾,跟著拜音圖出征了。

  所以現在為拜音圖打頭陣的,就是來自昭烏達盟中非科爾沁系統的五千“鐵騎”。

  弼爾塔哈爾將他們分了十隊,在主力大隊之前散開,護著大軍一路南行。

  因為拜音圖和弼爾塔哈爾的任務是包抄北上的明軍后路,所以他們不能沿著運河開進,而是從運河東面三四里外行軍。據說這樣就能繞過他們也不知道在哪兒的明軍主力了......

  靠“索元直”的瞎猜去打仗,也只能這樣布署了。

  而黃得功則是沿著運河的東岸推進的。也就是說,兩只相對而進軍隊之間還有三四十里的距離,如果他們沒有張開那么大的搜索網,也許就錯過了。

  如果弼爾塔哈爾派出去探路的騎兵隊規模小一點,黃得功也許也不會改變行軍方向。

  但是緣分這種事情,真是說不清楚啊!

  緣分到了,瞎貓也能撞上死耗子!

  ......

  呯呯呯......

  槍聲從東北方向傳來的時候,已經是大明洪興七年(甲午年到了)正月初三傍晚了!

  黃得功的中軍,這個時候剛剛在滄州東北的一個比較寬裕的鎮子周圍駐扎下來。滄州附近產鹽,在淮鹽、青鹽都無法進入清國市場后,滄州的長蘆鹽和山西的解州鹽就成了清國鹽業的主流。

  所以滄州東面的幾個鎮子也就成了北直隸這里為數不多的“經濟增長亮點”了!

  住進了一所鹽商的宅子,正準備美美吃一頓熱乎飯菜的時候,黃得功就聽見槍響了。

  “哪兒打槍?”黃得功放下一只剛烤好的羊腿,就嚷嚷開了。

  “東北方向!”山東、遼東總督府軍師戚元弼正跟黃得功在一起行動,他馬上就做出了準確的判斷。

  黃得功哼了一聲:“也許有仗要打,大家快些吃......另外,都把酒給老子灑了!他奶奶的,誰都不許喝酒誤事。”

  “喏!”

  陪著黃大將軍吃飯的將領們全都轟然應喏,全都倒掉了美酒,然后蒙頭吃肉吃饃,沒過多久,槍聲就再一次傳來,而且還響個不停。又過了一會兒,槍聲又變得更加密集了!顯然有更多的明軍“黑槍兵”加入了戰斗。

  等待所有人都吃完飯時的時候,前方的通報已經傳來了!

  “節帥,鹽山鎮東北15里外,發現大股蒙古騎兵!”

  “呵呵,”黃得功笑了笑,“居然有蒙古騎兵送上門來了!調兩個步兵團和兩連火炮該足夠了!誰走這一遭?”

  “節帥,”戚元弼馬上起身拱手,“我去吧!”

  “行啊!”黃得功笑道,“戚軍師出馬,那些蒙古人可就死定了!”

  ......

  “是騾子兵!一下子打敗了咱們幾百人,看來人數不少啊!”

  同一時間,弼爾塔哈爾正在和拜音圖商量差不多的事兒,他說:“還是出動前鋒營吧!”

  “天都快黑了!”拜音圖搖搖頭,“光是騎兵出去也不管用,還是讓您的蒙古騎兵和火器營一起出動吧......卓統領,你走一趟如何?”

  火器營的統領是鰲拜的哥哥卓布泰,他和鰲拜現在一個保皇太叔,一個保皇上,也算是兩頭下注了。

  而且他在順治這里也得重用,管著2500人的火器營,這個火器營并不都是用火器的,其實就和明軍的步兵團差不多,下面管著4個火器牛錄、4個長槍牛錄、2個炮兵牛錄。

  “行!”卓布泰剛剛用完晚飯,抹了下嘴,“交給我就行了,您就瞧好吧!”
吉林快三技巧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