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修真小說 » 重生東游記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697章 龍罡初成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“說實話,我并不打算與你為敵,也不想和你斗法。”

  “只要你依了我這兩件事情,我保證不會傷你一根毫毛。”

  “但若是不依的話,今晚的山谷,但是你兩千多年修行生涯的終結之處……”

  “你這是威脅嗎?”

  白虎此時雖然感應到了趙東來身上的上古龍氣,但是卻感應不出趙東來真實的修為,只是從正常的角度來看,趙東來的氣勢平平,并沒有什么太多的過人之處,甚至整體的氣質還不如旁邊的小人參精來得強烈。

  所以他有一點些懷疑,趙東來的修為是否也是很尋常?

  在這種錯誤的判斷之下,他自然也就有一些不知天高地厚了。

  殊不知,趙東來其實是刻意隱藏了修為,為的就是讓這白虎精輕敵,從而輕易的將其誅殺,這是趙東來一慣的對敵風格,而且屢試不爽。

  “你認為憑著你二人的修為,就能威脅得了我嗎?”

  “我白虎精修行這么多年,從來不看人的臉色,就憑你這三言兩語,就想讓我服軟?”

  “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  “是嗎?”

  趙東來說話的同時已經暗自將自己的修為給釋放了一部分出去,那強大的龍氣伴隨著道門罡氣,團團將白虎精給隔空圍住。

  如今的趙東來修為已經超過五千年,說他的功力是白虎精的兩倍,這也是毫無爭議的。

  何況他修行的法門還是正統的道門法術,修出來的氣息本來就是道門罡氣,再與體內龍珠的龍氣一結合,就生出一種完全不同于龍氣,也不同于仙氣的氣息。

  這股氣息即有上古龍氣的霸道,又有道門罡氣的柔和,這一剛一柔結合,力量自然也是空前之大。

  白虎精曾幾何時見識過如此強大的威壓,當感應自己被一股強大的龍氣包圍之時,整顆心頓時被嚇得膽寒不已,就連周身的毛孔也被嚇得豎了起來。

  直到這一刻,他才真正意識到,自己先前是有多么的無知,而且心中已經為自己的沖動而悔恨不已。

  若是早知道外面有這么一個狠角色等著他,那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跟著小人參精跑出來送死的。

  只是現在后悔已經晚了,因為他周身的氣息都已經被那一股龍氣所牽引住,如果他這個時候逃竄的話,眼前的男子就會毫不猶豫的下殺手,在氣機的牽引之下,幾乎可以說是百發百中。

  尤其白虎精還意識到了對方的修為要高于他,在這種情況下,若是亂動的話,就更是死路一條。

  “怎么樣?”

  “現在可以好好的跟我進行談話了嗎?”前方身著白衣的趙東來,面不改色的詢問,語氣間卻是充滿了輕蔑的意味,想來經過這一番的試探,他已經斷定自己可以輕易的弄死白虎精了,所以說話的口吻也就更加有底氣了。

  “可……可以……”

  白虎精早就被嚇得快要尿褲子了,哪里還敢與眼前的白衣書生犟嘴呢。

  “你有什么要問的,就盡管問吧,我一定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。”

  畢竟也是修了兩千多年的精怪,當然知道什么叫識時務為俊杰,在這種不利于自己的情況下,保命當然就成了第一法則,至于什么五殿下,那些跟自己的小命一比,都是不值得一提的。

  “我且問你,你抓走五殿下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“為什么要與我作對,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抓走五殿下?”

  “你可知他是魔族的王子?”趙東來也并沒有絲毫的猶豫,一口氣便連問一個問題,每一個問題幾乎都問到了點上,絲毫沒有泥帶水的。

  “我……我從你們的打斗之中,得知了他就是魔族的五殿下……”

  “另外,也聽聞近來魔族在尋找一個叫做趙東來的年輕人,此人身上有一本道門最高法術錄——玄天九變,還有一本魔族最高級別的法術錄——萬毒玄經。”

  “我心中貪戀一動,便想著與魔族的五殿下合作,一起尋找趙東來,將其殺死之后,各得一本寶書……”

  “哼哼……”

  聽得白虎精這么一說,趙東來幾乎忍不住有些想要笑出聲了。

  想不到這白虎精如此的愚昧,但又如此的膽大,居然敢和魔族結盟,簡直不知死活。

  就憑他這點粗淺的修為,強者輩出的魔族可看不上他。

  就算雙方真的聯手,但是魔族也絕對不可能與他共享兩本寶書的。

  以魔族貪婪的性格,肯定會獨占玄天九變和萬毒玄經。

  最令趙東來苦笑不得的是,這個白虎精居然不知道真正的趙東來,就站在他的面前,而他卻一口一個殺死趙東來,這簡直快要令趙東來笑出聲了。

  其實就連他旁邊的小人參精,此時也已經有些忍俊不禁。

  只是礙于場上的氣氛比較嚴肅,而且還有正事要辦,所以小人參精一直強忍心中的笑意罷了。

  “你可知趙東來是何方神圣?”

  “動不動就想殺死趙東來,你認為自己有這個能力嗎?”趙東來強忍心中的笑意,不假思索的詢問。

  顯然,此時他也想聽一聽這些精怪對他的認知,以及看法,以便將來遇到相似的事情時,心里也好有一些底。

  畢竟現在身懷兩大寶書的他已經名滿天下了,那些追殺他的精怪,將來肯定也是遍布天下,所以多了解一下這些妖精的心態,對他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白虎精迷茫的搖了搖腦袋,那粗狂的臉上浮出現一股不解的神色。

  “你對趙東來一無所知,卻想殺趙東來?”

  “這是不是有點太可笑了?”

  “并不可笑!”

  白虎精當場神色一正,皺眉道:“眼下三山五岳的精怪都在追殺趙東來,而且所有的精怪應該都收到了上頭的命令,誰拿到趙東來的人頭,玄天九變就歸誰所有。”

  “所以我才不管趙東來是誰,反正讓我遇到的話,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死他……”

  “可惡。”

  白虎精這一番話,簡直把趙東來氣得夠嗆的。

  如果說他以前就想到自己會被妖精追殺,這還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畢竟趙東來身懷兩本寶書的消息,已經被傳播開來了。

  可是讓趙東來詫異不已的是,這并不是一個群妖搶書的場面,而是一個有預謀的追殺。

  這樣一來,他就有些震驚不已了。

  一場有預謀的追殺,那么虎妖口中所謂的上頭,指的是誰呢?

  通天教主?

  還是天庭?

  這兩方面,無論哪一方,都是趙東來不敢想象的。

  “白虎,我且問你,你所謂的上頭,到底是誰?”

  “先前聽聞你在山中修行了兩千多年都沒有出來害人,如今卻把白水山一帶弄得烏煙瘴氣的,想必也是你所謂的上頭下的命令吧?”

  “他為什么要你這樣做?”

  “你快叢實招來!”趙東來正了正神色,帶著些許怒氣追問了起來。

  “你問這些做什么?”

  直到此刻,白虎這才對眼前這個白衣書生的身份有了一絲絲的猜疑。

  如果先前因為他身上有著強大的龍氣,所以白虎誤以為他是四海龍族的話,那么現在白虎從震驚中清醒一些之后,才隱隱感覺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。

  很有可能,此人并不是龍族,而是趙東來本尊。

  否則,他不可能對這件事情如此的認真。

  再者,趙東來出現在嶺南的消息,也是人盡皆知的。

 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那就是這個白衣書生的打扮的人,曾與魔族對抗過,試想一下,他一個白衣書生,無級無故的與魔族對抗做什么?

  除非此人就是趙東來,魔族想從他身上搶走玄天九變和萬毒玄經,所以雙方才會拼個你死我活的。

  如果真是這樣,那么一切的解釋,也就能說得通了。

  “你是趙東來?”

  在腦海中沉思了片刻之后,白虎精最終還是忍不住質問了起來。

  當然與其說是質問,倒不如說是詢問,因為語氣雖然聽起來不善,但卻并不強硬,甚至并沒有什么氣勢可言。

  “算你還有點頭腦,終于想明白了。”

  趙東來陰測測的一笑,對于這白虎的智商,還真有一些瞧不上眼。

  同時心中又不免有一些感嘆,精怪的心智和心腦,本來就不如凡人,尤其是那些常年在山中修行,從來不與人打交道的精怪,他們的想法更是相當的單純。

  若是再被人挑撥一下,或者加以利益的誘惑,那就很容易成為他人的殺人工具。

  比如說白虎提到的那位“上頭”,不就是利用玄天九變,再加以一些威壓,便迫使白虎成了他的殺手嗎?

  只不過這個殺手的修為不行,智商也不行,所以對趙東來并沒有構成什么威脅。

  “你真的是趙東來?”白虎此時雖然已經可以確定其身份了,但是出于謹慎,還是忍不住再多問了一句。

  同時他對于趙東來的出現,也是有一些詫異的,畢竟趙東來如今可是六界之中風頭最盛之人。

  “那你今天來找我,是想殺我?”白虎邊說邊疑惑的打量了趙東來那一張并不算英俊,但卻氣質極佳的臉蛋。

  此刻他可不敢再染指什么玄天九變了,自從見識到了趙東來的修為之后,他便已經明了,憑著自己的修為,想從趙東來身上獲取利益,簡直就是自尋死路。

  雖然說玄天九變這等寶書確實是珍貴,但是和自己的小命相比,卻又不值得一提了。

  要知道他可是修了兩千多年才有今天,如果為了一本寶書而丟了性命,那自己就是得不償失。

  “其實我也未必非殺你不可。”

  趙東來漫不經心的搖了搖頭,沉聲道:“我知道你是受到了背后之人的唆使,才會想要追殺于我的。”

  “只要你能把背后之人說出來,還有他的陰謀,一五一十的告訴我,最后,再將那鴻冥給交出來,我自然不會為難于你。”

  “當然,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那就是答應我,不準再下山去找那些百姓的麻煩,只要你能做到這幾點,我絕對不會動你一根毫毛。”

  “我想我這幾個要求,也并不算過份吧?”

  “你自己也可以衡量一下,到底劃不劃算……”

  “我可以把我所知道的都告訴你,但是這對我有什么好處呢?”

  白虎精面不改色的盯著趙東來,似乎還是想再掙扎一下,看有沒有一點討價還價的余地。

  畢竟無緣無故的告訴趙東來這么多的東西,他如果不占一點便宜的話,總感覺自己有些虧。

  何況把幕后之人供出去,他還得冒一些風險,這種虧本的生意,他當然不想做。

  只是礙于自己目前的修為不如趙東來,在受制于人的情況下,他也不敢說得太明目張膽罷了。

  “好處?”

  “你還想要好處?”

  趙東來如同發現了新大陸似的望向虎妖,心中甚至感覺有些不可思議。

  都到了這個關口了,他居然還好意思問別人要好處,似乎他已經忘了自己的腦袋還別在褲腰袋上。

  “沒有好處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全部的秘密啊?”

  虎妖強忍心里的恐懼,盡量壓低了聲音反問:“天下沒有白吃的外餐是不是?”

  “再者說了,我和你非親非故的,你讓我為你做那么多的事情,一點好處都沒有的話,那我豈不是虧大了?”

  “退一萬步說,你的修為確實是遠高于我,但你可別忘了,我虎妖也不是什么吃素的,兩千多年的功力,足以和你一拼。”

  “就算打不過你,至少也要磨掉你一層皮吧?”

  “所以你自己思忖一下,看這件事情,是否劃算吧。”

  “如果你認為值得合作的話,那咱們就可以平心靜氣的談一談,如果你覺得無法合作,那咱們就手底下見真章,我倒也想看看,傳說中的趙東來,到底厲害到什么程度。”

  說完之后,虎妖便睜大了一雙銅鈴般的眼睛望著趙東來,那似笑非笑的樣子,似乎心里已經成竹在胸了。

  但實際上,此刻的他心里其實是沒有一點底的,因為他并不了解趙東來這個人,這一回也只是初相遇罷了。
吉林快三技巧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