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修真小說 » 仙子請自重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五百一十章 玄陰易主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其實對千山聯盟這些散修來說,棋癡乾元雖然讓人蛋疼且妒忌,卻偏偏還在可以接受的范疇。

  那臭棋簍子千年前就騰云圓滿了,曾來這里云游,以棋會友,為證暉陽。然后暉陽沒證到,反被氣得吐血而歸……這千年來真就只破個暉陽關,沒點別的長進?大家也不是很信,他棋是下得臭,也不至于這么菜嘛。

  虛實本來就是圍棋要術之一,棋癡能遮掩修行太正常不過了。

  甚至可以說如果他真的還是一千年了還是暉陽初期,估計壽元都盡了,所以暉陽后期是可以預計的,圓滿了也不稀奇。

  只是他們棋道想要證乾元,就比較難了……沒有契機的話,一輩子證不了才是常理。

  這場棋算,以雙方勢力為棋弈,摻雜散修、孟輕影、秦弈、李青君,以及玄陰宗內部派系之變,可以說各類變數盡在算中,生生算死了一個乾元。就連最后玄皓之死,都應上了非常典型的棋理——“接不歸”。

  只要最后這一死,確實是符合他的預見而不是意外,那他的棋道得以突破就是理所應當,沒啥好說。畢竟只是乾元關,不是無相,還沒到什么必須以蒼生為棋的程度。

  真正讓人震驚的其實是秦弈的修行,這簡直無法接受。

  這個齊武六七年前來教大家涂棋子的時候,還只是騰云七層。沒錯還只是七層,連騰云圓滿都不是!

  這才特么六七年過去,他居然暉陽二層了!

  還不止,他是仙武雙修,合丹二層。

  這是人?

  在共同圍毆玄皓的時候,大家心中驚駭,卻不是深究的時候。此刻塵埃落定,看著漂浮于玄陰宗大陣之外的秦弈,每個人都只有一串省略號,想說什么,話到嘴邊卻覺得沒啥好說了。

  當一個人妖孽到了超出理解的時候,你也沒什么好問的,問也沒意思,因為絕對不可復制。

  震驚就完事了。

  除非你想奪他造化……那可能嗎?

  看看遠處正在閉目感悟乾元的棋癡,再看看近處隔著大陣對秦弈低眉俯首的羽浮子……千山聯盟諸人覺得眼下的秦弈好像才是此地大BOSS,可不是能欺負的散修。

  只不過……

  太黃君忽然道:“那個,你叫秦弈啊?”

  “是的。”秦弈行了一禮:“之前化名,請勿見怪。還望諸位不要泄露我的行蹤給巫神宗,最好還是以齊武呼我。”

  也不知道這些人靠不靠譜,不過按照兩地幾乎沒什么交流的情況看,他們主動跑去向巫神宗告密也沒啥道理。

  結果這些人在乎的根本就不是這件事。

  “喂,臭棋簍子!”太黃君忽然喊:“這個就是你說的親親乖師侄對不對?”

  棋癡睜開眼睛,很是滿意地捋須笑道:“當然。是不是很優秀的青年俊彥?”

  “可這就是教我們涂棋子的那位啊。”太黃君很沉痛地告訴他:“你說你就算死了,從山上跳下去,也不會收這種弟子入門的呢?”

  棋癡捋須的手頓了一下,差點把胡須捻斷,繼而一言不發地跳上一座山巔,又一言不發地跳了下去。

  秦弈:“……道長,你這很好玩嗎?”

  “哈哈哈!”太黃君渾身舒坦:“難道不好玩嗎?”

  “好玩你妹!”

  “我沒有妹妹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行了。”云中客轉頭問秦弈:“如果我們要打破玄陰宗,小兄弟此刻是不會同意的了?”

  秦弈歉然道:“羽浮子這事助力甚大,我也不好做過河拆橋之事,前輩這個……”

  “罷了,給你面子。”云中客搖了搖頭:“此番事畢,玄陰宗也大是衰弱,不值一提。這個羽什么子,能撐住不被別家魔宗滅了的考驗再說吧。”

  秦弈拱拱手,沒說什么。人家這個確實是給面子,否則此時打破玄陰,光是掠奪資源都有利。

  “走走走,回家睡覺。”云中客騎著鴨子飛走了。

  太黃君觀棋客等人沖著秦弈拱拱手,也灑然而去,連看都沒再看玄陰宗一眼。

  秦弈目送那只鴨子,這才發現這位“散修聯盟盟主”,其實是自己在混亂之地見到的第一個修士……而且還見了不少次,上次過來清茶還屁顛顛跟著鴨子跑呢。

  這貨居然是這聯盟的BOSS……

  秦弈撫額。

  每多認識一個人,都能刷新這混亂之地的逗比下限。

  “那個……”羽浮子終于開口:“我該稱呼你為齊武,還是秦弈?”

  隨著話音,護山大陣轟然洞開,以示對秦弈不設防的態度。

  秦弈對羽浮子這種態度很是舒服,這家伙別的不說,涉及利弊方面真的很懂眼色。

  于是試著問:“你知道我是秦弈,會怎么想?”

  “能怎么想?”羽浮子笑道:“去向巫神宗告密,換一聲可有可無的夸獎,然后還說不定被他們發現宗門虛弱,隨手滅了?還是擔心與你過從甚密,而被巫神宗找上門來?”

  秦弈想了想:“嗯,后者更像你的想法。”

  羽浮子道:“只要我腦殼沒包,都不會放棄這樣自己掌握宗門的大好機會,去和巫神宗謀皮。”

  秦弈點點頭:“青君呢?”

  “李姑娘坐在我們宗主殿的主位上,看宗門典籍筆記。”

  秦弈怔了一怔:“這也行?”

  羽浮子深深一禮:“這是為了證明,此宗眼下完全由公子說了算,只要我羽浮子在位,整個玄陰宗就是公子門下之犬,讓咬誰就咬誰。”

  秦弈抽了抽嘴角:“你不是還有師叔?”

  “師叔年事已高……這次的事,師叔其實也是行險,為了能夠集中全宗資源讓他進行最后的突破,突破不了就是壽終。”羽浮子道:“當玄皓還是宗主的時候,當然八成資源在玄皓之手,走到這一步實是必然。”

  “原來如此……”秦弈道:“這么說,你師叔很快就是閉死關,而你才是新宗主?”

  羽浮子道:“其實在認識公子之前,我們這一支都是我在拿主意了。只是現在這狀況,我們宗等于沒有暉陽,成了個騰云級的弱小宗門。如今是跪求公子的護持和庇護,否則就是千山聯盟的報復我們都捱不過去。”

  秦弈歪著脖子看了他一陣,忽然道:“那你跪個給我看看。”

  羽浮子二話不說地跪了下來。

  秦弈實在佩服他這樣的臉皮,搖搖頭把他拉了起來:“我不是作威作福的意思……”

  “公子不過是對我仍有成見,測我幾分忠誠而已……”羽浮子嫣然一笑:“公子大可不必如此,因為此時此刻,依附公子是我唯一的選擇。想必公子了解,在這種狀況未變之前,公子無論怎么作威作福,我都認。”

  秦弈攤手:“做不來。走吧,帶我進去見青君。”

  羽浮子帶著秦弈入內,狗腿般賠笑道:“見公子既有孟少主,又有李姑娘,可見也是好此道者。如今我們全宗上下美麗女修,盡可任由公子為爐鼎,公子可有意乎?”

  “別!”秦弈嚇得倒跳一步:“就你們宗的美、麗、女修!還是宗主大人您自個兒消受吧。”

  秦弈出關第一天,解救混亂之地北部被玄陰宗壓迫的散修,乾元修士玄皓真人授首,玄陰宗新宗主羽浮子開門跪迎,秦弈入主玄陰。

  千山沸騰。

  所有得知此事的人默契的避開“秦弈”二字,齊武之名一夜之間名震千里,聲名直抵神州。
吉林快三技巧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