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甘小說網 » 玄幻小說 » 龍王大人在上 » 正文
| 繁體版

第五十四章 大比,第一場

溫馨提醒:“注冊會員”無彈窗廣告,同時建議您收藏,以便能夠輕松訪問!


  沒等張青陽拒絕,狂風女一把將卷子抓到手中,迅速幾筆寫上自己的大名“越姝文”,然后沖到測試老師跟前說道:“老師,我交卷。”

  測試老師從頭到尾看了一遍,點點頭道:“通過。”

  越姝文一番神奇地操作,竟然通過了。

  張青陽目瞪口呆。

  測試老師瞄了瞄張青陽,提醒道:“那還有一份卷子。”

  張青陽無奈,只能將越姝文空白的卷子拿過來寫,很快答完交卷。

  測試老師看都沒看直接告訴他通過。

  張青陽正要離開,測試老師的聲音忽然在他耳畔響起:“寵獸戰士最重要的畢竟還是戰斗力。寵獸文明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那些知識也已經過時,知不知道沒什么區別,不用太較真。”

  聲音中透著絲絲無奈,張青陽一言不發地離開。

  離開第三關測試點,終于輪到院內大比的重頭戲。

  走到這一步,張青陽也難免激動起來。幾個月前,院內大比可是被他視作改變人生的重大目標。

  張青陽領了一個號牌走進了比武場地。

  巨大的室內空間,有四塊用石頭砌成比武場地。

  比武還沒開始,顯然是在等三關測試全部結束。

  張青陽這邊剛一進來,就聽到魯直在喊他,祝陽也在那邊和魯直湊在一塊,相談甚歡。

  看到熟悉的小伙伴,張青陽腳步輕快地走過去。

  兩人上下打量張青陽,祝陽道:“青陽,多日不見,你到是愈發結實了。不過這次大比,頭名肯定是我的了。”

  魯直道:“第一名我拿定了,你想拿第一名還是等到明年再來碰碰運氣吧。”

  兩人說著說著就為了誰拿第一名吵了起來。

  張青陽驚訝道:“你們這么自信能夠打敗大師兄李北海嗎?”

  祝陽道:“你的消息也太不靈通了,這屆大比,大師兄不參加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張青陽疑惑道。

  魯直道:“大師兄說了,他參加大比,第一名肯定是他的。他不能總占著第一名,得讓學弟學妹們有個奔頭。”

  祝陽一臉欽佩道:“大師兄高風亮節。”

  魯直也點頭道:“胸襟廣闊,不愧是大師兄。”

  張青陽哭笑不得道:“你們就一點都沒有覺得大師兄太囂張,視第一名如自己囊中物,想拿就拿,不想拿就讓給別人。”

  祝陽正色道:“大師兄有這個實力,不服不行啊。大師兄若在,我和魯直就只能爭爭第二名。”

  魯直糾正道:“你只能爭第三名,第二名肯定是我的。”

  眼看兩人又要為第二名吵起來,張青陽趕忙道:“你們就沒考慮過我嗎?”

  兩人對視一眼,哈哈大笑起來。

  “青陽,我們知道你天賦很好,但是我們天賦也很好。天賦好,也是需要成長時間的。你還小,和哥哥們爭第一名,還早了點。再過兩年,第一名遲早是你的。”

  魯直道:“恕哥哥直言,你出身不好,沒有上好的功法供你修煉。你家中又沒有余財,買來增補氣血的丹藥,修補練功過頭時的虧空。一個寵獸戰士的成長,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輔助。你沒有這些,只能拿時間來填補。”

  祝陽也點頭道:“我和魯直不但跟著苗老師學習行神訣,家中還有各種稀有的秘術、功法供我們修煉。”

  張青陽笑笑道:“一切皆有可能不是嗎,我覺得第一名與我有緣。”

  “嗨,剛剛謝了啊,以后有人欺負你,只管來找我。”越姝文走來笑容滿面地道。

  張青陽一臉哭笑不得,但是看對方很認真的樣子,也只好點點頭。

  小姑娘滿意地走開。

  “你竟然認識她?”祝陽驚訝地道。

  張青陽將剛剛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,又問越姝文的來歷。

  祝陽“噗嗤”笑道:“這確實像她做的事,她是個武癡,不喜歡讀書。家中有軍中背景,她大部分時間都在軍中廝混,經常與邊關地帶的沙蟲族戰斗。一手九州風雷劍法出神入化,是個勁敵。”

  魯直也肅然道:“我聽說過她,一個無法小看的女人。真正的勁敵,不過,第一名只會是我的。”

  祝陽忽然皺眉道:“聽說第二關測試的時候,有個學生竟然把測試老師給一腳踢昏過去,也不知真假。這次大比負責測試的老師沒有一個庸手,一個學生或許能力敵,但是想要擊敗,即便是高年級學生也絕不可能。”

  魯直道:“或許大師兄能做到。但是大師兄已經棄賽,就算參賽,也不需要再經過三個測試關了。想必都是以訛傳訛。”

  祝陽也附和道:“就算你我,或許兩三年后可以擊敗測試老師,但是現在絕不可能。你我都做不到,還有誰能做到。肯定是謠言,青陽,我和魯直都沒看到那個一腳踢昏測試老師的人,你看到了嗎?”

  看著兩人根本不相信的表情,張青陽猶豫要不要告訴他們真相,又怕臨戰之前會打擊到他們的信心。

  “當!”正糾結的時候,比武場上響起了集合的鈴聲。

  負責寵獸分院的張院長和一眾南陵書院的院領導們魚貫而入,在高臺上坐下。

  “三關測試結束,共有八十人通過,今天將角出十強名單。”負責主持的老師宣布了比試規則。

  八十人根據各自拿到的號牌,相鄰兩人一組,輸一場就淘汰。能闖到前十名,既看實力,又看運氣。

  張青陽看看自己的號牌六十七號,和魯直、祝陽都不挨著。

  四塊比武場同時開始,半個小時后,張青陽的第一場比試開始了。

  在一名老師的監督下,兩人互通姓名,開始比試。

  張青陽的對手也是一位低年級學生,這位同學聽到張青陽也是一位低年級學生,眼睛一亮,信心十足道:“你還是認輸吧,你不是我對手。”

  張青陽笑道:“我想試試。”

  對手笑嘻嘻道:“我勸你放棄吧,省得丟臉,你看看我的身法,你能摸得著我一根毛嗎?”

  對手繞著張青陽弧線接近,身形變換不停,確實非常快,猶如飛鳥翔空,透著飄渺無蹤的意味。

  “怎么樣,能看到我嗎?”對手對自己的身法極為自信,“飛”到張青陽身后道。

  突然,他發現眼前的少年消失了,就在他四下尋找的時候,張青陽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:“你是在找我嗎?”

  對手觸電似的一驚,正要橫向躲避,突然一股力量沖撞過來,當他晃過神來時,已經出現在臺下。

  “這一局,六十七號勝!”評委老師當即宣布張青陽勝利。

  張青陽站在臺上沖他拱拱手。

  對手十分懊惱,沒想到自己連對方一片衣角都沒碰到就輸了。想到開場時自己說的話,頓時滿臉通紅,拱拱手,匆匆離開。
吉林快三技巧规律